歡迎訪問! 訪問總計: 今 天 是:          
新聞資訊
信息公開
在線服務
交流互動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 >> 新聞 >> 業界信息  
 
深層鏈接、云盤網傳滋生盜版,網絡音樂著作權糾紛廣州年收案過萬件
 2019-09-24   【 切尔西  

互聯網蓬勃發展,為音樂作品的利用和傳播提供了全所未有的機遇,極大地改變了音樂產業的形態,但與此同時,數字發行的低成本、便捷性使得每個人都能成為“傳播者”。

用戶無償使用下載音樂、用戶任意傳播分享音樂、著作權人難以維權、侵權行為打擊難度大、侵權舉證難等問題嚴重損害了音樂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侵權容易維權難”、“維權成本高賠償低”已成為行業共識,音樂版權市場的規范化亟需提上日程。

為加大對網絡音樂著作權的司法?;ちΧ?,9月20日,廣州互聯網法院召開了一場網絡音樂著作權司法?;ぷ富?,并聯合阿里、騰訊、網易、酷狗、酷我、華為、小米等15家網絡音樂平臺、硬件設備制造商共同發起倡議,倡導各方共同構建以協商、調解、訴訟手段的合理運用為內容的誠信解紛三級維權機制,共同構建網絡音樂版權司法?;ば律?。

侵權主體趨于多樣化,短視頻、直播等新領域侵權逐漸多發

座談會上,廣州互聯網法院綜合審判二庭部門負責人鄧丹云介紹了該院受理的網絡音樂著作權侵權糾紛案件整體情況。

據介紹,自2018年9月28日廣州互聯網法院成立以來至2019年9月16日,該院共受理網絡著作權糾紛案件20872件,其中涉網絡音樂作品的著作權糾紛為10041件,占比48.11%,約占全部著作權糾紛案件的“半壁江山”。

鄧丹云稱,該院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發現網絡音樂著作權糾紛案件呈現出一系列特點和趨勢。

一是互聯網技術的發展讓作品新的傳播途徑不斷出現,也使侵權主體越來越多樣化。例如,侵權主體包括復制或改編者;幫助侵權作品在網上傳播的網絡音樂平臺;擅自將未經授權的作品上傳到網絡上的網絡用戶;進行轉載或深度鏈接的網頁、微信和微博主體;網絡運營商和網絡服務提供者等。

同時,隨著直播和短視頻平臺的出現,以短視頻、直播為代表的內容創作領域的侵權形式也出現逐漸多發態勢。

深層鏈接、云盤秒傳,侵權行為日益復雜隱蔽,新型疑難案件增多

該類案件的第二個特點是,侵權行為趨于復雜隱蔽化,新型疑難案件增多。

鄧丹云介紹,數字時代音樂作品的復制與傳播速度快、成本低,侵權行為更簡單易行,手法更隱秘,而且遍及互聯網產業鏈的各個環節。近年來出現的深層鏈接、云盤秒傳等技術,更是極大地削弱了版權人對其作品傳播途徑和手段的控制,也讓盜版者如虎添翼。

例如,一些數字音樂平臺設置深層鏈接,聚集起海量曲庫,并對鏈接進行有目的選擇、編排、整理,用戶可以在點擊鏈接后不跳轉或者不實質跳轉被鏈接網頁的情況下,就能獲得被鏈接版權內容,導致真正的音樂版權所有者對數字音樂版權失去控制。

記者了解到,深層鏈接技術在網絡音樂、視頻領域均已引發不少訴訟。“盜鏈盜播”的模式被稱為網絡“寄生蟲”。侵權平臺自己不采購版權、不架設服務器,使用其他平臺的資源為自己服務,截流了用戶和廣告,給有數字版權的平臺帶來損失。

打包維權、批量起訴,商業維權案件數量激增,一家公司起訴9823件

網絡音樂著作權侵權案件的第三個特點是商業維權現象普遍,導致該類案件數量激增。

鄧丹云介紹,市場上有版權代理服務公司、版權專門維權機構或知識產權律師,與著作權人之間簽訂著作權轉讓或許可協議,獲得某些著作財產權,或通過風險代理和利益分成方式等對著作權維權事務進行打包,以權利人名義進行規?;ぞ荼H蟠笈克咚?,分享訴訟賠償款,形成著作權維權產業鏈。

如某公司從其他唱片公司受讓取得某些音樂作品著作權后,起訴各大音樂平臺和裝有音樂播放器的手機商的案件就高達9823件,占所有音樂類著作權侵權案件比例超過98%。

鄧丹云稱,網絡音樂著作權糾紛還展現出權利主體眾多,實際權利主體難以查清,授權鏈條容易存在瑕疵,甚至作品經互聯網平臺層層交易后,誰是最終權利人往往一團迷霧等特點。

在賠償方面,原告方往往只能證明被告方存在侵權行為,但無法給出自己的實際損失或被告違法所得證據,因此幾乎都是請求法院適用法定賠償。

另外在網絡環境下,以視頻直播使用背景音樂為例,網絡用戶對音樂作品是在“合理使用”還是“商業性利用”的界限變得模糊,也容易形成侵權。

倡議共同構建協商、調解、訴訟三級維權機制,堅持訴訟是糾紛解決的最終法律途徑

座談會上,廣州互聯網法院作為發起單位,與會的各大知名網絡音樂平臺、硬件設備制造商等15家機構作為共同倡議人,簽署了一份《規范網絡音樂作品授權和?;さ某槭欏?。廣州互聯網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田繪宣讀發布了該《倡議書》。

據《倡議書》披露,為公正高效解決網絡著作權糾紛,維護權利人合法權益,多維?;せチ幕抵橇Τ曬?,適應網絡空間治理的多元化糾紛解決需求,參與倡議各方共同認為,全社會應當樹立合理索賠、主動賠償的誠信解紛理念,立足自行協商、社會調解、司法救濟三種解紛手段在矛盾化解中的功能與定位,共同構建以協商、調解、訴訟手段的合理運用為內容的誠信解紛三級維權機制。

《倡議書》提出,始終將自行協商作為糾紛解決的第一選擇。權利人發現作品被侵權后,應當首先擇協商手段解決糾紛。主動與使用人溝通,告知侵權情況,提供權屬證明,以合理賠償數額進行索賠。

充分發揮社會調解在網絡著作權糾紛解決中的作用。鼓勵協商索賠未果的權利人,依托廣州互聯網法院在線糾紛多元化解平臺,根據該平臺的規則,通過和解、調解等非訴方式解決糾紛。

堅持訴訟是糾紛解決的最終法律途徑。不提倡未經自行協商或社會調解,逕行提起訴訟的維權方式。權利人未經與使用人協商徑行提起訴訟的,法院應當綜合考慮訴訟必要性、是否具備協商條件等因素,判斷權利人所主張的為制止侵權行為而支付的合理開支的合理性。

另外,《倡議書》還倡導實行誠信訴訟承諾制度,加大對拒不賠償侵權人的懲治力度,以及支持法院參照示范案例推動調解等。

廣州互聯網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春和:

希望通過共同努力,在一個和諧、有規矩的環境下讓群眾共享網絡音樂作品

廣州互聯網法院黨組書記、院長張春和在座談會表示,希望通過多方的共同努力,讓音樂著作權人、唱片公司、網絡服務商、用戶能夠找到“規矩”,讓合法權益能夠得到依法維護,讓侵害合法權益的不良行為能夠通過法律途徑得到懲治,在一個和諧、有規矩的環境下,讓人民群眾能夠共享網絡音樂作品。

過萬件的網絡音樂著作權糾紛案件如何處理好?張春和表示,廣州互聯網法院不能關門辦案、孤立辦案,該院將堅持嚴格?;ぴ?,維護合法權益,鼓勵創新,推動社會主義文化繁榮發展;堅持倡導合理維權、誠信訴訟;堅持以開放思維,推動共建共治;堅持訴源治理,努力將大量糾紛化解在訴前?;幾鞣焦步ㄍ繅衾職嬡ㄋ痙ū;ば律?,共享網絡著作權治理成果。

作者:吳筍林 王瑜玲 來源:南方都市報 發布時間:2019年9月21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 主辦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40號 郵編:100052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7194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