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 訪問總計: 今 天 是:          
新聞資訊
信息公開
在線服務
交流互動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資訊 >> 探討研究 >> 學術文章  
 
法院怎么判定作品實質性相似
 2019-09-27   【 切尔西  

“接觸+實質性相似”是司法實踐中判定作品侵權與否的一條規則,其中“實質性相似”規則運用常常面臨難題,因為實質性相似的判斷涉及“思想表達二分法”,而思想和表達的邊界并不清晰。所以,筆者梳理了幾起案件生效的司法判決文書,看看法官是如何判定思想和表達的邊界,進而判定作品是否存在實質性相似的。

判定標準:相似與否誰說了算

在商標領域,認定商標相同或者近似,應當“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在專利領域,認定專利是否侵權,法律擬制了“本領域普通技術人員”的概念來理解和解釋權利要求。但在著作權領域,作品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的受眾選定標準該如何確定,著作權法對此并沒有明確規定。

著作權實質性相似的受眾選定標準應當參照專家的角度還是一般公眾的角度呢?在瓊瑤訴于正《宮鎖連城》侵害著作權糾紛案中,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二審中認為:“在著作權侵權案件中,受眾對于前后兩作品之間的相似性感知及欣賞體驗,也是侵權認定的重要考量因素。以相關受眾觀賞體驗的相似度調查為參考,占據絕對優勢比例的參與調查者均認為電視劇情節抄襲自《梅花烙》,可以推定,受眾在觀賞感受上,已經產生了較高的及具有相對共識的相似體驗?!貝誘庖槐硎鮒鋅芍?,對于影視作品,受眾應當指的是觀看影視作品的普通觀眾。在北京小明文化發展有限責任公司訴統一企業(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等的“小茗同學”產品卡通形象侵害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中,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在二審時認為:“由于兩者體現的畫面主要是卡通形象的頭部,故應以普通觀察者的角度對其頭部造型表達進行整體認定和綜合判斷,而不能將各個組成要素簡單割裂開來、分別獨立進行比對?!?/span>

從上述案例可以看出,與商標、專利侵權選定的受眾原則一脈相承,在著作權侵權領域中,亦應當根據作品類型的不同,選擇不同受眾來對實質性相似進行認定:對于普通公眾能直觀感受的文字、美術等類別的作品,受眾選擇以一般社會公眾為準;但如果作品的創作或者開發需要專業人員的特定技能或者使用的范圍有特定的領域,比如計算機軟件、地圖、音樂等類別的作品,此時受眾的選擇應當以該領域的普通專業人員為準。

獲悉受眾對作品的觀感也至關重要,因為“受眾對于前后兩作品之間的相似性感知及欣賞體驗,也是侵權認定的重要考量因素”。那么受眾獲得什么樣的觀感能確定作品的實質性相似呢?同樣在《宮鎖連城》二審案中,法院給出了答案,被訴侵權作品“足以使受眾感知到來源于特定作品時,可以認定為構成實質性相似”。

比對內容:情節類作品是否抄襲從哪些方面判定

抄襲通常分為“低級抄襲”和“高級抄襲”。前者指的是原封不動或者基本原封不動地復制他人作品的行為,認定起來比較容易;后者指的是經改頭換面后將他人受著作權?;さ畝來闖煞智暈河械男形?,認定起來需經過認真辨別。通常來說,情節類的作品如小說、劇本、影視劇、游戲劇情等作品的抄襲往往屬于高級抄襲,而判定情節類作品的實質性相似屬于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從主題、結構、人物、情節、文字等方面綜合比對后才能確定。

主題比對方面,主題、題材通常被認為屬于思想范疇,“就同一題材創作的作品,作品的表達系獨立完成并且有創作性的,應當認定作者各自享有獨立著作權”。在張曉燕訴雷獻和、趙琪、山東愛書人音像圖書有限公司《最后的騎兵》劇本及電視劇侵權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時認為:“四部作品均系以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精簡整編中騎兵部隊撤(縮)編為主線展開的軍旅歷史題材作品,是社會的共同財富,不能為個別人所壟斷,故四部作品的作者都有權以自己的方式對此類題材加以利用并創作作品?!?/span>

結構比對方面,與主題相比,結構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的判斷更為復雜。“小說結構”通常指“一部小說的結構過程,就是小說家根據自己對生活的認識,按照塑造形象和表現主題的要求,運用各種藝術表現手法,把一系列生活材料、人物、事件分輕重主次合理而勻稱地加以組織和安排的過程,包括小說作品情節的處理、人物的配備、環境的安排以及整體的布置等”。所以,在著作權法語境中,要想判斷兩部作品結構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還是應當首先判斷該結構是否已經展開到了“表達”的范疇。

在黃煥新訴電視劇《歷史的背后》侵權案中,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二審時指出:“抽象的故事主線、主題思想、題材角度和敘述方法屬于思想的范疇,不能受到著作權法的?;??!鋇凇豆恰范蟀鋼?,法院認為:“文學作品中,情節的前后銜接、邏輯順序將全部情節緊密貫穿為完整的個性化表達,這種足夠具體的人物設置、情節結構、內在邏輯關系的有機結合體可以成為著作權法?;さ謀澩??!?/span>

人物比對方面,人物設置包括人物名稱、關系、性格、背景等的設定。同樣,人物設置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也應當屬于判斷人物設置是否屬于表達的范疇。在金庸起訴江南《此間的少年》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中,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在一審中就指出:“脫離了具體故事情節的人物名稱、人物關系、性格特征的單純要素,往往難以構成具體的表達?!倍諼氯鳶菜咄嫘飯臼只蝸貳洞笳潑擰非秩ò鋼?,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在一審時指出:“‘四大名捕’系列小說中,‘無情’‘鐵手’‘追命’‘冷血’及‘諸葛先生’是貫穿始終的靈魂人物,他們不只是五個人物名稱,而是經溫瑞安精心設計安排,有著離奇的身世背景、獨特的武功套路、鮮明的性格特點,以及與眾不同的外貌形象的五個重要小說人物。這五個人物,構成了‘四大名捕’系列小說的基石。一方面,溫瑞安圍繞這五個人物以及相互之間的密切關系創作出了眾多‘四大名捕’主題的傳奇武俠故事;另一方面,這五個人物也成為‘溫派’武俠經典的重要紐帶,為溫瑞安數十年來堅持不懈的演繹創作提供了人物主線。因此,本院認為,涉案五個人物為溫瑞安小說中獨創性程度較高的組成部分,承載了‘溫派’武俠思想的重要表達?!?/span>

情節比對方面,情節是敘事性文學作品內容構成的要素之一,它是指敘事作品中表現人物之間相互關系的一系列生活事件的發展過程。情節由一系列展示人物性格,表現人物與人物、人物與環境之間相互關系的具體事件構成。因此,情節在文學作品構成方面非常重要,所以情節的比對對判定作品實質性相似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但對于情節的比對,要剔除屬于“公有領域”的內容,這些內容包括客觀事實、事實與表達混同、表達有限的情節等內容。在徐業恒訴《不要欺負人》著作權侵權案中,一審法院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認為:“文中的素材和情節等內容屬于客觀事實和真實事件,不屬于創作成果,因此不屬于著作權法?;さ姆段??!倍凇獨返謀澈蟆范蟀鋼?,法院指出:“事實與表達的混同,即難以將事實與表達進行分離,在此情況下,不僅有關事實不能受到著作權法的?;?,與該事實無法分離的表達亦不應給予?;?,否則就會影響有關客觀事實的傳播和利用?!痹諉瞎燜摺段倚撓澇丁非址鋼魅ň婪裝鋼?,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對表達有限的情節不應給予著作權?;?,“反腐敗案件作為我國近期比較熱門的影視題材,在情節設計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諸如官商勾結、黑惡勢力介入等,這本身即是腐敗案件具有的特點,不具有獨創性;作為文學作品,為了加強情節戲劇效果,往往在人物關系的設計上,安排正、反人物之間存在一定的親密關系,如本案涉及的親如手足的好友、父子關系、兄妹等等,上述人物關系的設計亦不能認為具有獨創性?!?/span>

綜合考量:“表達”相似是否能斷定抄襲成立

對情節類作品主題、結構、人物、情節、文字等內容進行比對后,排除掉“思想”的內容、剔除掉公有領域的內容后,只留下了“表達”的內容。那么對于留下的這些“表達”內容,是否就構成著作權法意義的實質性相似呢?事實上可沒那么簡單,法官會根據案情的不同,考量相關的因素,通過綜合評判方能得出結論。

首先,法官會進行整體與局部的考量。在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認定中,要求既要對商標的整體進行比對,又要對商標主要部分進行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事實上,在兩個直觀感受差別較大的美術作品比對時,亦可以參照該商標近似的認定原則來進行。在《小茗同學》二審案中,法院指出:“由于兩者體現的畫面主要是卡通形象的頭部,故應以普通觀察者的角度對其頭部造型表達進行整體認定和綜合判斷,而不能將各個組成要素簡單割裂開來,分別獨立進行比對?!薄傲叫蝸笤諭販⒃煨?、光影效果、眼睛、耳朵、鼻子、嘴巴造型、面部表情等方面存在的諸多不同和差異更符合視覺所看到的客觀實際?!閉庖徊鼉褪巧鮮鱸虻奶逑?。

其次,對量與質的考量也是法官作出判定的重要依據。量和質的辯證關系在著作權實質性相似判定中也有體現。在廈門藍火焰影視動漫有限公司、北京基點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訴迪士尼公司等《汽車人總動員》著作權侵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中,二審時,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指出:“對于‘實質性’的認定,既要考慮相同點的數量也要考慮相同點的質量。數量主要考慮相同點是否達到一定數量;質量主要考慮相同點是否是著作權法所?;さ木哂卸來蔥緣謀澩??!?/span>

同樣,在樊寧訴《園疑——與蘇州園林有關的金錢、政治、欲望》侵權案中,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二審時對原、被告作品相似量和質的關系,也作出了類似的闡述:“文學藝術領域的創作不可避免需要借鑒前人的創作成果,為避免社會大眾在從事文學藝術創作活動時‘動則得咎’,進而阻礙文學藝術領域的創新,對于少量的、對著作權人權益影響甚微的抄襲行為,不宜作為侵權行為處理。具體應當圍繞被訴侵權行為是否實質性影響著作權人權益這一核心準則,從量與質兩個方面進行判定。從量的角度而言,當被抄襲部分占整個作品內容一定比例以上,能夠起到某種程度的替代作用,則應當認為對權利人的權益造成實質性影響,進而構成侵權;從質的角度而言,若被抄襲部分雖然占整個作品內容的比例很低,但該部分系體現整個作品獨創性的核心部分或者被抄襲部分本身具有相應獨創性,可以單獨作為一個作品予以?;?,亦應認為對權利人權益有實質性影響,同樣構成侵權?!?/span>

最后,“不計瑣細原則”也是法官作出判定的重要原則。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廣良在《“不計瑣細原則”在侵犯著作權案件中的適用研究》(以下簡稱《適用研究》)中,介紹了“不計瑣細原則”:“行為人確實未經許可使用了他人享有著作權的作品或作品片段,侵害了他人的權利,但情節非常輕微,因此,不應該承擔任何法律后果?!痹凇恫灰鄹喝恕芬簧蟀鋼?,法院“黃軍編劇和攝制的電影中僅在個別人物對話中使用了‘一文’(即《走近殺人犯》)中的原話即表達,但在全劇上千句對話中所占比例極輕微,亦不足以構成對原文著作權的侵犯”的闡述就是“不計瑣細原則”的體現。

值得一提的是,實踐中甚至有的判決往往將“不計瑣細”與“合理使用”相混淆,而事實上,二者是有區別的,《適用研究》就指出:“‘不計瑣細原則’適用的前提是行為人的行為違反了法律的規定,但其對權利人的損害很小,情節輕微,適用此原則可免除行為人的責任;而適用‘合理使用’抗辯的前提是行為人的行為并未違反法律規定,此原則是對著作權人權利的限制?!?/span>

(作者系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副總干事)

作者:梁飛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2019年9月27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 主辦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40號 郵編:100052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71949號